为何大家仍爱胶片摄影

为什么使用胶片来摄影?这个问题就像「你未来想做什么呢?」一样,在不同的阶段拿来检视自己,应当会得出不同的答案。而问题本身也决定了答案的模样。使用胶片摄影有几个具体的原因(而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不一样的):

为何大家仍爱胶片摄影
胶片摄影作品

一、超强的“性价比”

它便宜。但它同时也具备昂贵的潜力。不同于数码相机,记忆卡与机器的钱投下去后,就能够不断的拍摄照片,直到你淘汰了你的机器。胶片相机是透过胶片来感光、冲晒与显影、到最后成为实体的照片。相较于数码相机,胶片摄影是由一道一道繁复的工序完成的。

为何大家仍爱胶片摄影
胶片摄影作品

你首先选择你的机器,他可以是大片幅相机,他可以是单反相机,他可以是连动测距式相机,以及任何轻便的随身相机、傻瓜相机、玩具相机,当然还有晚近流行的LOMO相机系列(但我们先不谈LOMO相机)。由于大部分的胶片相机已经停产,市面上流通的多为中古机器,相较于日新月异的数字相机,它的价格是低廉的(根据品相),而在操作上也相形单纯(但不简单)。

至于胶片,尽管我们常有胶片相机正是贵在胶片的印象,但其实以我自身的经验来说,使用有限的胶片、明确认知到每个快门都得付出代价后,胶片摄影的使用者会自然而然的约束自己,限制自己的快门。因此实际上耗损的胶片是极为有限的,相对要付出的金钱也并不多。

虽然说要以便宜的价钱入手胶片摄影器材是简单的,但也并不代表胶片摄影是个便宜的领域,但那些被奉为工艺品的昂贵器材现在不在讨论范围之内。

值得注意的是,常有关于胶片与数码到底谁耗的钱多这类问题,这样的争辩多属无谓,且仅为个人所适用。影像的价值自然并不是取决于机器价格除以摄影张数或者胶片的价钱。撇开数字与胶片两者在手段上不同的分野,摄影本身取决于拍摄当下的决定,而影像的价值也在这样的过程中逐渐定位。并不会因为胶片摄影经历了多道的手续,成像的价值就多于数字影像。粗糙滥制的胶片摄影大有人在,当然也遑论唾手可得的数字影像。因此摄影本身,并不会因为我们所使用的器材不同,而有不同的价值。

二、胶片摄影比数码摄影拘谨

摄影的精神与价值自然不取决于器材,但拍摄的行为却受限于我们使用的器材。这样关键性的因素,决定了胶片摄影与数字摄影最大的不同,也衍生出许多不同的拍摄手段与方式。

这是我要谈的第二点,胶片摄影较数码摄影来显得拘谨。这个特质是在数码摄影诞生且成熟后才出现的。某种程度上的相似,我们似乎可以把胶片摄影比作精致的手工艺,而将数码摄影比作大众工业社会下大量生产的工厂。这并不代表工厂的成品逊色于手工,但毋庸置疑的数码摄影在大量产出影像这点上,是胶片摄影所不及的。

为何大家仍爱胶片摄影
胶片摄影作品

对数码摄影常有的批评是,使用者常耗费大量的快门在拍摄同一个景象,也就是乱枪打鸟,透过这样的手段来产出优质的照片。这种手段是合理的吗?是有技巧性的吗?是符合摄影的精神的吗?这样的争论经常会出现摄影「决定性的瞬间」的论述,强调在摄影的精神里面,使的某张照片不朽或有价值的原因,在于他捕捉了这个世界上某个决定性的瞬间,将其纪录下来供后人观赏与思考。

但实际上这样的现象在数码摄影流行以前,已经是胶片摄影师拍摄的手段之一。著名的摄影师亨利‧卡提耶─布列松就曾经为了拍摄出自己理想的景象,来来回回拍摄同一个场景,在从冲洗出来后的胶片中选择最后的成品。

但是在现代,我们这些使用胶片拍摄的使用者会不自觉的受到每张胶片成本上的考虑,进而使得拍摄的节奏放慢。这种态度强烈的表现在我们使用数字相机与胶片相机快门数的不同上面。随着这种态度趋向的集中,胶片摄影成为慢速的摄影,摄影师强调为了捕捉决定性的瞬间所必须具备的技巧与构图概念,强调每卷胶片的成功率,主张摄影师必须细部的检视摄影过程中的每个步骤──取景、构图、决定光圈与快门(而胶片已经决定了ISO值),以及到了暗房阶段的冲洗与显影。

为何大家仍爱胶片摄影
胶片摄影作品

透过对摄影这项行为的细部检视,每一次快门都重复出现着:「我为什么要拍摄这张照片?」这样拍摄前的思考成为现代社会里胶片摄影与数字摄影的一个不同。

并不是说数码摄影在某个环节上偷懒了,缺席了。如果我们也愿意放大检视数码摄影,它依然具备同样的步骤,甚至到了暗房阶段,就像不同的摄影师会洗出不同风格的照片,不同的数字相机套用了不同的风格档,不同的摄影师使用不同的数据来呈现他的照片。数码摄影与胶片摄影最大的不同惟在于数字的实时显相,透过数字机身来浏览所有已拍摄成果,这是胶片摄影所不足的──胶片摄影冗长的工序使得显相和拍摄有着距离,而数码摄影的拍摄与显相是没有距离的。

这样的距离使得胶片拍摄具备了不确定性。为了消解这种紧张感,我们转而要求使用者的技巧与摄影专业知识。这种关系继续使得胶片摄影的每个拍摄动作显得犹豫不决、诚惶诚恐。在一卷24帧或36帧的胶片中,为了使每格胶片发挥他最大的价值,拍摄的行为被拖延了,被局限了,胶片摄影本身已经被自身与使用者给约束了。我们也可以说,是因为胶片摄影师的小气,才使得现下的胶片摄影具备了这样的特质。

甚至也可以说,现在我们对胶片摄影的诸多印象,就是基于这种对于拍摄成功率、胶片成本等等的计算中,被小心翼翼的建构出来的。

为何大家仍爱胶片摄影
胶片摄影作品

这种在数字时代涌现后,胶片摄影所面对的挑战与局限一方面刻划出我们对胶片摄影新的印象与新的态度,它另一方面则是带来这种慢节奏的摄影,不管在形式上或者本质上都给数码摄影一记棒喝。

三、回归摄影本身

胶片摄影这种古老(过时)的技术可以带给我们什么新视野吗?不,我并不认为有什么新的视野。反而是旧的视野,是在这个大数字摄影时代大部分人忘记的视野。正是这种小气,正是这种对于成功率、胶片成本斤斤计较、小心翼翼、诚惶诚恐的态度上,胶片摄影师重新拾起了数位摄影时代逐渐剥离、退居二位的重要观念。

为何大家仍爱胶片摄影
胶片摄影作品

那就是摄影本身是一种专注的观察,刻意的观察。

专注在本质上就不是快速的──但他可以快速的进行,因此传统的胶片摄影与现代的数码摄影都是可行的,但是快速却不一定能专注,因此数码摄影便捷的特性成为一把双面刃,在提供用户便利的功能的同时,也扼杀了一部份使摄影师专注的能力。

因为前述提过的一些背景,最终形塑了现今使用胶片摄影的一个某些印象与行为态度,促使胶片摄影节奏放慢,连带使得摄影师愿意多花心思去了解摄影的技术面以及艺术面,更加的专注于对于这个世界里头值得我们观察并记录的存在。

如果简单的说,那么胶片摄影就是给予现代摄影一个重新检视初衷的方式。

标签: 2014/01/12
0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