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时光

Evgeniy Shaman俄罗斯艺术摄影师1982年出生于莫斯科。1998年从事艺术装潢设计。1999-2000年参与电子音乐组合-silistilin。2000-2001年当DJ。2001年秋季作为模特进入摄影圈。

奇怪的屋子,破损的墙壁,城市风景⋯⋯所有的画面背景就像是对于有生命人体的活生生补充。黯淡破裂的调子、令人窒息的电影故事片段让我们产生 疑惑:他是导演?是摄影师?深邃的眼眶,坚挺的轮廓,带有枯瘦状态的忧郁与伤感,都在展示俄罗斯青年最真实的现状——处在突破和改革的现实中,Evgeniy Shaman用自己的方式不断地凸显对于前苏联时期的怀旧和挣扎。

从被拍到拍摄

莫斯科,阴霾,下午3点全城路灯亮了。醒目的红色“M”标记地铁站,遍及全城,深不见底。行人加快了脚步,面无表情,赶路。 空间狭小的电梯吱吱嘎嘎地在色调陈旧的冷灰色建筑内爬升,毫无力气。Evgeniy Shaman出生在这样一个俄罗斯多见的天气里,在成为摄影师之前尝试过很多职业,从事过艺术设计,参与了电子音乐组合——SILISTILIN,当过DJ。2001年秋天,同样阴郁的傍晚,EvgeniyShaman被女友带进了一间摄影棚,朋友 拿他当模特拍了很多照片,他开始熟悉整个拍摄过程,并且喜欢上模特这一职业。当这一切扑面而来时,Evgeniy Shaman既陌生又好奇,整个过程就像拍电影一样,处 理服装化妆,定位扮演角色,进入戏剧情境⋯⋯但这一切似乎来得有点晚,EvgeniyShaman不能再等了,脑海里有堆积如山的想法,一年后,他在一个搞摄影的朋友 陪伴下,在一家小店买了第一台数码相机——美能达 DiMAGE 7i,从那一刻起,他正式从音乐圈转向进入了摄影界。

也许十年前的某个夜晚你也有过似曾相识的情绪,这种情绪没有随着时间褪去,反倒不断沉淀加深。也许你没有经历前苏联,没有经历战火硝烟的白桦林,也没有经历过一场远去的伤感离别,但这些都在EvgeniyShaman摄影中给予你重新的拾捡机会。

2002年初,Evgeniy Shaman师从摄影师耶夫盖尼亚·卡热夫尼科夫,这位摄影师的摄影手法是先构思场景,然后通过搬演再拍出来。经过一年多的基本训练后,EvgeniyShaman开始独立展现自己的影像构思,真正意义上实现了“从被拍走向拍摄”。老电影的记忆片段《蓝鸟》,一部老电影。 Evgeniy Shaman儿时和母亲一起看过。电影画面中透明甚至飘逸的场景,支离破碎的记忆感知,让他记忆深刻,它们属于电影和戏剧。Evgeniy Shaman说:“那种立体感和成熟的鲜活记忆,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印象。” 导演维姆·文德斯、法提赫·阿金、丹尼·博伊尔、王家卫⋯⋯逐渐成为Evgeniy Shaman的偶像,他甚至在这些大师作品中不断吸取灵感,用照相机凝固瞬间的感受。

Evgeniy Shaman喜欢旧时光,那种情感更接近他的心境和想法。他自己写拍摄剧本,然后按照故事情节寻找表面上和精神上最接近的地方。每一个作品的名字都是一个短故事,也是他给观众的简要解释,Evgeniy Shaman说这对他来说非常重要。人体在Evgeniy Shaman拍摄过程中只是一个表现载体,照片中雕琢光影,设计感十足。画面中的女模特大多是他的朋友,他说:“找到满意的模特很难。对我来说,一个重要而不可忽视的因素是一个人的深刻精神世界,内在的艺术精神,当然还有对我艺术创作思想的理解。” Evgeniy Shaman在画面里力图寻找人体的平面空间感,倒置、局部特写、画面下坠,人体的侧点分割突出了主观意图,最终以简约的画面效果表达出来。《堕落天使》,王家卫老电影,这个年轻的俄罗斯摄影师经常提及。

在他的作品里我们发现有些现场光源的独特性,像现场的点光源尤其迷人——街道中,迷离路灯,轮廓与面部的高反光产生在都市的光影概念下极具表现力,似乎已经成为他的一种影像符号。多数时,他将散射光的区域性加强,既保留了光线本身的质地,又将散射光的光比和范围进行有机调整,使它具有了直射光一样的分区效果。

Evgeniy Shama除了使用全画幅的佳能EOS 5D MARK II外, 他还经常用到经典胶片机玛米亚C220和勃朗尼卡SQ-B,镜头与相机的组合始终在强调常规视野,全情在解读模特神情、动作等一系列状态与光影的结构关系。像电影一样的照片如此迷人灰度的上升,饱和度的下降,阴霾和忧伤就成为一种味道。黑色、白色或是剥离过的色彩增强了作品的电影画面感。典型的俄罗斯风格画面,是在过往的超现实主义老电影中怀旧,寄托了太多俄罗斯人的民族情结和历史记忆。孤独的光影,人物与环境的疏离感不是软件可以完全解决的,Evgeniy Shaman毫不隐晦地说:“我会使用PS编辑修改作品,并且在主观强调追求着画面的划痕与破损,但那只是一个软件而已,最为重要的是我们找到内心想要的东西。”也许十年前的某个夜晚你也有过似曾相识的情绪,这种情绪没有随着时间褪去,反倒不断沉淀加深。也许你没有经历前苏联,没有经历战火硝烟的白桦林,也没有经历过一场远去的伤感离别,但这些都在Evgeniy Shaman摄影中给予你重新的拾捡机会。

他继续着自己的电影脚本摄影,自己写“剧本”,自己选演员,自己做各种准备并实现这个计划。同时他也做一些短剧,那是年轻的、实验性的作品,这位才华横溢的俄罗斯摄影师正在用先锋的血液流淌这条道路。

你觉得什么在你的作品中更重要?具体的角色、人物、历史还是所有随员?编辑手法?

Evgeniy Shaman:我感觉都很重要,包括剧本、人物和舞台布景这些,我最尊重的是俄罗斯老电影导演是安德烈·达尔科夫斯基,他拍的超现实主义老电影中某些超现实主义画面跟我的作品有某些相似之处。

雕塑时光

以前那些经历对于现在的摄影会有影响吗?

Evgeniy Shaman:只有电子氛围的音乐有时会在我编辑作品时陪伴我度过漫长的夜晚,音乐对于创作是强大的帮助。

来源:摄影之友标签: 2013/11/03
1
  1. fcfc45872015/02/24 07:46 回复

    前面几位大师作品较好,后面的看不懂,画面有点乱。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