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铜狮时代

Marc Hoppe德国摄影师出生于德国布伦瑞克 2006年开始摄影创作,以拍摄风景和建筑物为主 2008年转为人体艺术和肖像拍摄关于自己,Marc Hoppe引用了著名建筑师米斯· 凡德洛的一句话:“less ismore !”意思是“少即多”, 这种提倡简单,反对过度装饰的艺术理念,让我们真实感受到简单的东西往往带给人们的是更多的享受

Marc Hoppe生活在德国的布伦瑞克,这是一座以青铜狮为城市标志的古堡,“狮城” 赋予这位摄影师猛兽的能量和对强大生命力的渴求,人体在他眼中就像一个构建在结构上的线条载体,如同一幢宏伟壮观的建筑物,凝固、不同凡响而富有内在可读性。

2006年Marc Hoppe开始从事摄影创作, 拍摄了大量以建筑物为题材的照片, 他常常会 先深入到建筑物内部,详细了解它们的结构之后再进行拍摄。随着技术的积累,Marc Hoppe 的兴趣和拍摄角度发生了重大变化, 积蓄已久的创作思路, 在2008年1月找到了新的载体 —— 人体结构。

成功完成这次蜕变Marc Hoppe足足花费了3年时间,最早时他使用尼康D40相机,2008年因为 拍摄主体的转变,MarcHoppe换上了佳能5D相机和50mm f1.4定焦镜头,这样他可以随意移动 从不同的角度观察,而不是站在相同位置只是动动镜头。当我们第一次看过他的作品后,惊 奇地发现镜头在Marc Hoppe手中,更像一个具有魔力的镜子,他时刻在反射“人”的身体具 有的某种指向性暗示——即我们日常中观察不到的“变形”,是人的肉眼难以发现的奇特之 美,更是区别于生命常态被隐藏在身体内部的结构曲线。人体经过MarcHoppe的巧妙组合,通 过“魔镜”的完美捕捉,生命的原始张力被艺术地凝固下来。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纯色符号 始终都在强调一种自然的,但又不自然的,充满感情的,但又没有感情的,恰好停在当时独特瞬间的状态.

青铜狮时代

揭开Marc Hoppe拍摄奥妙Marc Hoppe这样谈论自己的创作过程:“在拍摄之前,我会对每一 位模特的人体肌肉结构做一些精确分析,并且跟他们谈谈我的工作思路,他们大多很专业也 很会表现自己的身体。拍摄时,我会在灯光下让他们的身体成型,并且指导他们按照我的想 法移动身体,我习惯并且喜欢这种拍摄时即兴创作的方式。” 在Marc Hoppe的作品中我们发 现那些肌肉细节表达得充分到位,不拘小节,模特在镜头雕刻下,都尽可能地展露肌肉迷人 的触摸感。他的人体摄影就像曾经的情人,远远看过去,不同姿态,不同暧昧,那些凝固瞬间 的味道让我们记住的是概念本身,并非某个具体的形态。

Marc Hoppe喜欢在摄影棚里拍摄,在那里他能很好地控制灯光,并且获得一种实验室效果。他 的摄影棚里没有太多的设备和宏大场景,他把关注焦点全情投入到人体和姿态上,以及如何让 照片出来清晰的效果,多数时候他只使用单灯,让模特在灯下移动,这样灯光和模特的影子就 形成了一种互动游戏。偶尔他也会用三四个灯光的组合,但仅仅限于白背景拍摄。

青铜狮时代

用结构解读人体曲线

这位有趣的摄影师总在寻找生活的惊喜,他对人体的拍摄感受竟然全部来自建筑这一非人体摄影 领域,“嫁接艺术”在他的人体作品中被表现得近乎完美,人体与建筑在摄影师眼里有着同样迷 人的架构之美。

Marc Hoppe用了极少的光线反差对比,并且主观弱化了人体基本的外在形态,突显出人体的大轮 廓和细节质感,让抽象的黑色或者白色成为一种“极致”,精炼、加强了人体造型的经典符号和 抽象感觉。低照度的光线造型,创作出强烈人体光影的生命张力,人体皮肤与肌肉的质感更像是 建筑的材料与外立面。他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将观众所有注意力引向人体本身和它曲张出来 的所有状态,他们或蜷缩,或富有张力地舒展,在Marc Hoppe的搬演与控制下,那些我们熟悉而 又陌生的人体与生命状态如同建筑一样经典而美丽。

青铜狮时代

如果说人体摄影对于多数人的意义在于展现生命的诗意状态,那么对于德国摄影师Marc Hoppe而 言这无非是一个托词。Marc Hoppe给了我们一个新鲜的人体感觉,也给了我们一个中肯地欣赏建 筑与人体、机械与活力中矛盾化的严谨视觉作品,这位摄影师又一次提供了解读经典纯色世界的 活化石。他重新解构了人体,也重新解构了建筑,和生命一样,换一个姿态一切都变了。

青铜狮时代

你的作品中那些模特身体都近乎完美,你对选择模特有什么特殊要求吗?

Marc Hoppe:我选择模特唯一特殊的要求就是——模特能够很开明地接受我的想法,因为有些动作 需要他们展现身体最私密的部分,甚至需要男女模特身体的亲密接触配合才能完成。早期我和体育 模特以及那些可以控制好身体的模特合作,但这不是必须的,我会努力让每一个人体都完美地呈现 他们最好的姿态。KatLove是我最喜爱的模特之一,因为她最明白我想做什么。

青铜狮时代

你是怎样在拍摄时实现人体与建筑两者完美结合的?

Marc Hoppe:我的做法和西班牙著名建筑设计师圣地亚哥·卡特拉特瓦类似。他很多的建筑综合了 人体元素。同样,我的人体作品综合了很多建筑设计风格。我是一个十足的建筑迷,例如英国的扎 哈·哈迪德、日本的安藤忠雄,西班牙的圣地亚哥·卡特拉特瓦、法国的菲利普·斯塔克,还有其 他很多设计大师的作品。我喜欢把人体的视觉表达减少到还原形体本身,达到一种抽象到极简的画 面效果,如同某个著名建筑物一般!

标签: 2013/11/03
0

发表评论

*

*